对比战火足球 国足输在哪儿?

叙利亚,曾经是以拥有4000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形象荣耀世界,如今却是全世界难民数量最多的国家。2015年7月时,联合国公布的逃至国外的叙利亚难民人数已超过400万。在国内流离失所的叙利亚人另有超700万之众。

战争直接造成了叙利亚的难民危机。艰难促成的新一次停火协议刚刚在9月中旬执行了7天,随之就是叙冲突各方以及美俄之间停火谈判的再次破裂。已持续近6年的战争冲突还在持续,叙利亚人只能在残垣断壁与炮火轰鸣中憧憬已感陌生的祥和。

而就是在如此背景下,叙利亚国家男子足球队传回了振奋人心的捷报:10月6日进行的世预赛亚洲12强赛上,叙利亚在客场1-0战胜中国队,取得了球队历史上的首场亚洲12强赛胜利。

因为足球,因为体育,战火背景下的国家总能给出令人瞩目的振奋表现。中国球迷已领略过“战火中走出的伊拉克队”杀入奥运会四强、捧取亚洲杯冠军的振奋故事,中国球迷更在中国举行的本土亚洲杯上直接向伊拉克队送出过掌声与喝彩。但这一次的叙利亚队带给了中国球迷截然不同的感受,振奋感属于别人,对于中国足球却只能给出更为沉痛的哀叹。

“足球就是战争”,这是电影中的戏词。现实生活中,当足球与战争被捆绑在一起时,各种各样的困难会接踵而至。

战争冲突爆发后,叙利亚足球联赛被迫停摆。顽强的足球人虽然在2014年恢复了联赛的进行,但不得不直面观众从上万到百人的锐减,更要直面数以百计的叙利亚球员不得不转赴国外踢球的流失问题。各球队的比赛与训练无法充分保障,随时来吹停的并不是裁判与教练的哨子,而是枪林弹雨乃至大规模轰炸。

很多消息早已流传开了:叙利亚队创历史地杀入12强赛后,球员的人均奖金只有不到350元人民币;因为经费问题,来华的叙利亚队只能在经济舱中辗转各地,来华的单向飞行里程就上万公里,这还是经过详细计算而得出的“最省钱航线”。

今年7月,叙利亚国内豪门阿尔沙巴布队的4名球员,被ISIS在街头斩首示众。在ISIS看来,踢球是违背其教义的行为。

究竟有多艰难?当今年7月传出“IS组织在街头斩首4名叙利亚足球运动员”这惊世消息时,已无需再多解释。

与叙利亚的情况相对比,中国必须用四个字来描述:祥和盛世!持续和平发展的节奏下,中国的国力不断壮大,于世界的存在感不断提升,经济、科技等领域的进步日新月异。体育同样在快速发展,足球更如同体育产业的发展旗帜:2015年,中超达成了五年80亿的版权协议;中超已是亚洲最受关注的联赛,有众多年薪数百万甚至上千万欧元的世界球星来华踢球,本土球员的身价也动辄数千万人民币,乃至更多。

叙利亚的国情是无法同中国相比的,动荡与祥和的对比形成了鲜明反差。叙利亚足球运动员的现状无法同中国球员相比,那是一群连生命安全都无法保障的“低收入群体”,中国这边是一群坐拥豪宅名车的年轻富豪。但拼凑出的叙利亚国家队却以1-0的比分战胜了中国队,还是在客场战胜中国,这才是真正无法对比、难以接受的现实!

战火中走出的球队,体现出了战斗民族的顽强。但战斗精神是中国队输给叙利亚的唯一原因么?我们有必要总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古训,更有必要遵从足球规律来进行反思。

叙利亚队近年出现了骨干力量更迭的情况,各种因素下,以曾在中超效力的哈提布为首的一批球员退出了国家队。这其中的负面影响是不可回避的,但更应该注意到的是叙利亚队通过可行手段进行了尽可能的弥补,他们在数量众多的“海外球员”中进行着选择,又是以竞技状态为主要标准。

以新锐赫里宾为例,这位在国奥年龄段充分崭露头角的球员,通过40强小组赛打入7球的表现于国家队层面充分证明了自己,形成了积极上位。而叙利亚队对赫里宾并没有给出“固定首发”的待遇,12强赛开战来赫里宾是与高前锋穆赫塔迪、上一代锋线核心侯赛因不断调配着戏份,根据对手与自身状态来确定首发与主打资格。

与叙利亚这种遵循竞技规律的线索相比,中国队的情况着实太复杂!12强赛开战来,多位在俱乐部中失去主力位置甚至被三停的球员被重用,其中虽然涌现了赵明剑这样给出亮色的球员个体,但因状态不佳难堪大任的情况更为刺眼,也更为普遍。

在同叙利亚的比赛前,新一期国足名单中继续招入着在俱乐部无球可踢(只打预备队赛事)的球员,也招入了在联赛中明显暴露出状态问题的老将。“无人可用”似乎能形成一定解释,引入高水准外援能刺激中超的发展,也确实会压制本土球员的成长空间,理论起来很容易搅乱思维,但如果对准“通过联赛判定球员能力与状态”的线索,就能明确判断出有一些状态相对更好的球员被忽视了,或是入选了这一期国家队但没有获得登场机会,或是能力与状态出色却压根就没有得到国家队召唤。

某种程度上就是出现了这种怪现象:“80亿中超”并不是国足的支撑平台,国足的选人并没有参照中超联赛的实际情况。

小将张玉宁也同赫里宾形成了醒目对比。张玉宁在国足热身赛上取得过入球,他留洋所锻炼出的技战术能力与身体素质有目共睹,但这位小将的现有客观实力是否已达到国足关键战固定首发的层次?

在同伊朗的比赛中,张玉宁的一次禁区外护球转身攻门给人留下了较深刻印象;对叙利亚一战中,张玉宁的一次边路突破传中为黄博文的禁区内攻门创造了机会;亮点是不可否认的,但这有限的几个亮点能否论证出“张玉宁应该打国足首发”的道理?对比赫里宾在叙利亚队的成长过程,无论是通过入球数据体现的实际贡献,还是叙利亚队对他有的放矢的使用,都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队对张玉宁有揠苗助长的嫌疑,有悖于竞技规律。

叙利亚队的胜利,是他们在困难中努力遵循竞技规律的回报。他们确实不得不坐着经济舱辗转万里,但为了通过必要的热身赛调整状态,叙利亚队毫不犹豫地在万里征程中增加一项热身赛日程(对阵乌兹别克斯坦之前),即使会因此进一步增加辗转日程与飞行距离。

困难局面下,很多情况并不在叙利亚队的掌控中,比如“主场所在地”。相比于叙利亚,祥和盛世的中国是在为“主场设在哪”而发愁,有多个地方可供选择,从40强小组赛开始国足不断更换着主场,这可以总结为均衡调配、刺激各地球市乃至根据具体对手尽力确立“主场优势”等多种原因,不失其合理性。

但在如今面对国足主场负于叙利亚以及比赛内容乏善可陈的结果时,就有必要反思下“不断更改主场”是否造成了负面影响。可以参照乌兹别克斯坦,虽然与国足同组的这个对手10月6日刚刚在主场负于伊朗,但在此之前乌兹别克斯坦于世预赛中的主场不败已保持了4年,很大原因就是他们将主场固定在塔什干的本尤德科体育场。

日本队将自己的主场固定在琦玉世界杯体育场,其中显然也有确保熟悉度与稳定性的考量。韩国队本次12强赛的主场出现了从首尔到水原的变化,但在韩国队连续八届打入世界杯决赛阶段的过硬实力保障下(如今三轮战罢拿到7分),他们主动变更主场更有合理性,合理性明显在中国队之上。

叙利亚是不得不辗转奔波,无法确定主场所在地;中国队则是主动地变动着主场,讽刺的是通过比赛内容折射出了球员对场地、环境的不适应,这种不适应严重影响了自身发挥,直接决定了最终结果,或者是为最终的失意结果增添了又一条因果线索。

战火中走出的叙利亚队表明了用心做事的效果,更是充分诠释了遵循竞技规律的必要性,困难局面下也要努力遵循的必要性。而中国队的落败,并不只是输给了叙利亚,这种失败是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连轰轰烈烈都谈不上。明明在硬条件上形成了优势,但却因为各种不遵从规律的举动没有找对路,令人深感窝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also like these